白椒PEpper

雙黑讚讚( ´∀`)

【雙黑】太中 小日子1

第一人稱視角 中也/太宰論章切換
(預計兩三天更一次吧

1《妥協》

擰過水龍頭,一陣乾澀的金屬音隨著淋浴間的濁水帶著泡沫被吸進了排水孔。

我開了淋浴間的隔板,伸出手,像抓空氣似的在毛巾架上游移了一會兒。不禁皺了皺眉頭,抽出那條突兀的長浴巾。

隨意把頭髮搓到半乾的程度後,我捉著深色毛巾角落把寬度收到一半,圍上腰際。

走出滿是水霧的小隔間,我往浴室角落的身高體重計站了上去。一如往常,當量尺下降碰到頭頂時我還是小小期望了一下,雖然結果仍是一如往常的讓人不快。

我的腳步頓了一下,還沒出浴室,就有一陣不好的預感。雖然不想習慣這種爛事,但不出預料。那頭鴉黑色的亂髮已經鑲在我的沙發靠背上了,自然的程度就像在後車廂裡躺了一個星期的雞毛撢子一樣,既不違和也不顯眼。

「嘖…」我忍不住咋舌。

「別還沒洗澡就在我沙發上蹭,髒死了。」說著我坐到距離對方有些距離的靠墊旁。

我瞄了那人一眼,沒有動靜。我心想隨你便。伸手就要拿原本應該收在墊子後的吹風機,卻發現什麼都沒有。

我瞪了對方一眼。

太宰做出一聲『原來身旁除了空氣原來還有別人啊』的驚呼,才笑臉盈盈的轉過頭來。

「在我房間床頭櫃上,要去幫你拿嗎?」

「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轟出去?」

我冷冷的落下一句話就起身就要往客房走去,卻突然覺得腰間一鬆,雙手反射性的就抓住了浴巾邊緣。

好險。我在心裡鬆了口氣。

「呿~反應真快。」

對方一臉失落的眨了眨眼。

「中也要是要趕我走的話,怎麼能抓著我的家當不放呢?」

太宰在我爆粗口前的短暫空檔裡,搶下了我回話的機會。

他做出無辜的眼神,嘴角的弧度卻是又向上揚了幾分,視線由上到下在我身上打量了一回。

正當我覺得有點彆扭正要開口時。

「就算圍我的浴巾量身高也不會起變化喔~今天還是妥當的一米六對吧?」

一陣飽含笑意的嘲諷又一次蓋掉了我還未出口的話。

我現在非常不爽。咬了咬牙很想動粗,但權衡了下現在一時的怒氣和自己下半身曝光的風險,我強壓下痛扁眼前可憎之人笑臉的衝動。

「我倒想問問你為什麼我的毛巾全是濕的呢。」

厭惡的說完後,我使勁扯開太宰的手就走。

「喂,中也。」

才到客房口我又被叫住。

「你到底有什麼毛病?」

「你看。」

太宰緩緩伸出右手食指示意似的指了指他自己背後,左手動作誇張得像變魔術一樣,從那另一個靠墊底下抽出了一個我再熟悉不過的電器用品。

我不認為還有任何理由值得我再忍耐。

「哇啊啊啊~好危險啊中也!」

我一拳就朝那混帳臉上揍了過去,卻因為光護著跨間,動作過慢而被輕易的偏頭閃過。反而是太宰腳一勾害我拐了一下重心不穩,妥妥的跌進了他懷裡。

「看來中也的腦袋和身高一樣呢~」

那口吻讓我不用看也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是怎麼個欠扁樣。

「我是重質不重量!」

「我又還沒有說你怎樣,這麼著急的承認自己的短小做什麼呢~小矮子先生。」

我一個手肘撞向他的肚子,總算聽見他吃痛的悶哼才覺得平衡了些。

他滿不在乎的嘆了口氣。

打開手裡的吹風機,他就撩起我的頭髮開始吹乾它們。連插座都事先插好了嗎…?我忍不住覺得這個滑頭滑腦的混蛋根本老早就算好要看我出糗。他的動作倒是十分熟練,真不知道是那學來的。

聽著電器的嗡嗡聲隨著熱風撲面而來,腳踝還隱隱作痛,我也懶得再多說些什麼。就把頭向前傾,方便他把披在頸後的髮絲往前收。

反正我妥協慣了。

自從他離開組織後,我除了幫忙收拾一些交接的瑣事外,生活仍是毫不留戀的繼續滴滴答答向前走。

偶爾想到這個亂源,也只是在任務後連街燈都黯淡的夜晚,歸途中想找人人一起小酌一杯時…或是整理手機通訊錄,看見那個不可能接通的聯絡人名稱時…又或是路過據點舊宿舍時,會忍不住多瞄兩眼…只是習慣身邊有個瘦高的人影存在罷了。

總會被時間沖淡的,習慣這種東西。

然而,正當這已被刷洗得褪色的過去正要沉入水底時,現實中的不可抗力卻又激起一個個漣漪,盪漾著使它們浮出水面。

久違的冷嘲熱諷、雙人任務、行動暗號和久違的發動異能。雖然並肩總是煩躁感的讓人眉頭緊鎖,但不可否認,與無間的搭檔合作時,殲滅敵人總是痛快的。

隨著事件落幕,黑幫與偵探社的交集趨於頻繁。我不得不把投入深井中的記憶打撈上岸,好面對新的無數妥協與無奈。

三天前你出現在我家客廳。

手裡晃著根拗彎了的迴紋針像是在賣弄一般,說是因為弄斷員工宿舍房間的木梁,所以被掃地出門了。

我可不認為是事實。以你的為人早就該露宿街頭了,還需等到今天?這是我沒出口的話。或許我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容易妥協,而你也總是知道如何讓我退讓。

或許我還是不想放著這十多年來、不倫不類的交情從指縫流走吧?這亦敵亦友的交情。

而你又再次讓我感受到習慣的可怕。只不過過了三天,你早已把我的房子滲透成我從來不知道的模樣。

老是游走在我的極限邊緣,分寸拿捏的讓人無話可說。要說的話就像現在,我就從來沒想過會讓一個大男人幫我吹頭髮,何況是高我二十公分而且又舉世無雙的討厭鬼?

你的手掌正拂過我的濕髮、你的袖口剛擦過我的肩頸,我也懶得拒絕、懶得表現出反感的樣子。

我大大方方靠向你的胸膛,畢竟面對太宰治,畏畏縮縮也只會被嘲笑吧…

我猛地點了下頭,發現自己居然差點睡著。不耐的晃了晃腦袋,裝作沒事的抱怨了幾句。「你動作太慢了吧?在拖下去我就自己來了,我可不想感冒。」

「明明就舒服得要睡著了,中也還真是絕情呢~」他仔細的捉起一撮髮尾,緩緩的用柔風吹拂,同時以無奈的口吻抗議道。

「你沒搞錯人吧?少噁心了。」我皺起鼻子說道。可也是乖乖的等著,等著他磨蹭完那些無謂的細節。

「等一下你也早點去洗洗睡了吧?明天是難得的假日,我要早起好好打掃打掃,別讓我睡下去了還聽到外面有噪音。」

「難得的假日還要早起?果然矮子的邏輯和一般人差很多呢~」

「你今天去睡公園算了!省得我明天丟你出去!」還不是你帶了一堆垃圾進來!還真好意思說。

毫無羞恥的無視了前面的對話,太宰突然換了副正經的口氣叫我。

「對了中也。」

「怎樣?」

「你準備圍浴巾睡覺嗎?」

他的音調又回到往常的笑意。

「誰要圍浴巾睡覺啊?少廢話,我要去睡了。」

什麼蠢問題啊?看他也玩得夠久了,我回頭望著他,從表情我讀不出太宰心裡想到什麼怪事,反正現在什麼事都沒有睡覺重要。想著我便輕輕起身往臥房走去。

在進門之前,我搔了搔剛剛才吹乾的頭髮。

髮尾很柔順,不像平常那樣亂翹。

「…晚安。」

他眼裡似乎閃過一抹少見驚訝,但又馬上換成平常時的那副笑臉。

「…晚安。」

fin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好久沒打文了,謝謝你的包容以及看到這裡的耐心。在這裡看了太多雙黑文害我忍不住手癢了起來。其實一開始是想整理漫畫本的大綱,卻愈打愈多,就變成這樣了呢。是屬於慢熱型的文,未來日常和心境或許連肉也會有,總之就放它自然生長。

中也目前還停留在想維持『亦敵亦友交情』的狀態呢,然後下回就換成從太宰的角度來看了,太宰也會是這樣想嗎?咳、咳!總之步調不會太快,謝謝你的耐心。覺得在人物刻畫上還待加強,會努力不OOC的。

天啊我連廢話都好長;;;

评论(2)
热度(36)
©白椒PEpper | Powered by LOFTER